当前位置:首页 >> 代表工作 >> 代表活动 >>
天津烈士陵园文管部部长顾连成:用忠心守忠魂为烈士寻亲人

编辑日期:2020-04-18 20:24  信息来源:网络整理  阅读次数:次  [ 关 闭 ]

原标题:天津烈士陵园文管部部长顾连成:用忠心守忠魂 为烈士寻亲人

正文中logo.jpg

革命战争的血雨腥风,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光阴,慢慢走向了岁月的深处,我们的记忆不能因为久沐和平的阳光而模糊,我们永远也不能忘记,那些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而英勇献身的英烈们。

——题记

“爷爷,您看看,这是我们全家人的照片,家里生活都好了,您就放心吧……”又是一年清明时,4月2日,天津烈士陵园文管部部长顾连成特意取出烈士刘振义的骨灰,视频连线了刘振义的孙子一家。视频的另一端,远在内蒙古,因为疫情的原因他们没能到天津祭扫,也没想到帮他们找到爷爷的顾连成帮他们考虑得那么周到。顾连成提前几天就联系好了烈士家属们,并把家属们的寄语一张张挂在陵园准备的追思树上。

01.jpg

顾连成把烈士家属们的寄语一张张挂在追思树上 摄影:杨博

“我把爷爷找到了!”

天津烈士陵园,苍松翠柏,静谧肃穆。一座高31米的花岗岩革命烈士纪念碑在阳光的映射下熠熠生辉。

顾连成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,他已经在这工作了36年。

1984年,22岁的顾连成开始在烈士陵园上班,负责园林绿化。从年轻时,他就没把这当工作,而是当一份责任。每逢天津战役胜利日的1月15日和清明节,都会自己祭奠烈士。

陵园占地87亩,安葬烈士6918名,安葬天津战役烈士骨灰4190名,(其中无名烈士2994名),建国后烈士骨灰414名,在日殉难烈士劳工骨灰2314盒。

血战津门,战事匆忙,许多烈士都是就地掩埋,捧土为墓,削木为碑。最让顾连成难过的是,这些烈士有的有骨灰,有的只有一个名字,很多的连名字都没有。他们牺牲的时候都很年轻,大部分没有子女,也不知道家庭信息。很多烈属也不知道自己的亲人是怎么牺牲的、埋葬在哪里。帮助无名烈士找到名字,找到他们的亲人,就成了顾连成心中的大事。

这件事并不容易。2018年春天,一个中年汉子找到顾连成,说想找爷爷曹军的骨灰。“我太爷爷曾说在天津战役之前见过我爷爷,他受了伤,脚趾都没了,我太爷爷让他回家,他说要等到胜利以后,没想到天津战役就牺牲了……”顾连成查遍了馆里的资料,发现了曹军的名字,显示牺牲在西青区大任庄附近,但并没有骨灰的信息。他分别联系了天津其他9个烈士陵园,也没有查到。顾连成立刻赶到大任庄,他找到当地村委会,又和村里几个老人打听,大家回忆说很多年前这一带有过烈士墓后来好像迁到区烈士陵园,顾连成又跑到西青区烈士陵园,还是没有找到烈士骨灰记录,线索就这样中断了。

回来的路上,顾连成掉了眼泪,“烈士们为了后来人的幸福,连生命都献了出来,我们这些活在和平年代的人,为他们做点事再苦再累也是应该的!”

2019年4月2日上午,顾连成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,对方说想要找烈士刘振义的骨灰,原籍是内蒙古敖汉旗。顾连成赶紧找出烈士资料,发现确实有刘振义烈士的骨灰,但原籍是辽宁省新东县,并不是内蒙古。会不会搞错了?烈士家属也灰心了,毕竟七十多年过去了,也许是重名了。但顾连成没有放弃,他仔细查阅烈士资料发现,跟刘振义一起牺牲的烈士里面,有的原籍是内蒙古的,也许当时是一起参军。他又查找了两地的地方志,终于发现辽宁省新东县1948年曾合并辽宁省新惠县,1949年辽宁省新惠县归属合并于内蒙古敖汉旗。顾连成激动地立刻拨通电话:“我把爷爷找到了!”

02.jpg

顾连成擦拭烈士牌位 摄影:杨博

“父亲可以瞑目了……”

2018年农历大年初四,顾连成一个电话,对方自称叫郑金峰是烈士的后人,想寻找姥爷金昌珠的骨灰。顾连成觉得名字有些熟悉,他记录了郑金峰提供的入伍时间、牺牲时间等信息,挂掉电话,立刻开始查找。他一边从中华英烈网上梳理信息,一边和陵园保存的英烈名录比对,结果显示,郑金峰要找的和馆里存放的黑龙江籍朝鲜族烈士金昌珠就是一个人,他高兴地跑到馆里说,“金昌珠爷爷,您的后人找到了!”

大年初八,郑金峰接到了老顾打来的电话,“找到了!来天津烈士陵园认亲吧。”郑金峰挂掉电话,这位曾经的人民解放军战士不禁潸然泪下。

金昌珠祖籍黑龙江省尚志市,1924年出生,牺牲时年仅24岁,这时,烈士的女儿也就是郑金峰的母亲刚满6个月。一家人的记忆都停留在当年唯一的一张老照片上,照片上的金昌珠温和而秀气。在郑金峰的记忆里,每次看着门楣上悬挂的“军烈属之家”的光荣牌,就是他和姥爷最近的心灵对话。

两年前,烈士的女儿因病去世,老人临终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自己父亲的骨灰。帮母亲了却遗憾成了郑金峰必须完成的使命。

接到电话后,郑金峰姐弟来到天津烈士陵园,顾连成早已把烈士骨灰取出来等候他们。他们带来了烈士女儿不同时期的照片。郑金峰长跪在姥爷的骨灰盒前,举着照片说:“姥爷,照片上这是我妈妈,您的女儿;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您。我把妈妈从小到大的照片都给您带来了,让您看看。”转过身,又对照片上的妈妈说:“妈,我们找到姥爷了,您安心吧。”听到此处,陪着跪在旁边的顾连成已经泪如雨下。

时间久了,很多人都知道顾连成,不管烈士是不是牺牲在天津,他们都会找他帮忙查找。而顾连成也从不拒绝。

2019年3月19日,家住天津的康阿姨给顾连成打来电话。她说自己的父亲叫康恩忠,抗美援朝时牺牲了,一直都没有找到骨灰下落。康阿姨六岁那年跟母亲去鸭绿江边见到了父亲,父亲只跟母亲说了几句话,就跟部队进了朝鲜,在她印象里,只有当时父亲转身的背影,历久弥新。送走康阿姨,顾连成立刻开始查阅各类烈士资料,最后找到康恩忠烈士是在朝鲜执行任务时牺牲,遗体安葬在朝鲜老义州西湖洞。找到信息后,顾连成没有立刻通知康阿姨,他找到烈士陵园的领导,说:“康阿姨这么多年在沈阳、丹东等地烈士陵园都没有找到父亲的骨灰,咱们不能只给她个信息。”3月30日上午,天津烈士陵园为康恩忠烈士举办了简朴而深切的追思会,并进献了花圈。“父亲可以瞑目了……”康阿姨留着眼泪说。

我们将用全部的真心和热情守护您